正文

叶蒙雷现在终于有时间画画了,他是春秋旅游美洲部总经理兼研学旅游项目组组长,疫情之下,他依然坚守在旅游行业,虽然目前宅家办公,但他还是给自己安排得满满当当——开会、内训、安排国际客户业务,还有重拾画笔完成兴趣爱好。

疫情来袭,首当其冲被影响到的是旅游产业。上海实行封控以来,本地旅游业基本暂停,而在刚刚过去的“五一”小长假,旅游市场也是冷清了许多。第一财经记者近期对叶蒙雷这样的众多资深旅游业者进行深入采访,他们中有人已经转行,成为代购,收入还不错;有人坚守在旅游行业,尝试做业务转型;也有人“两条腿走路”,既不完全退出旅游圈,但也开始发展新业务。疫情中的他们,正在努力“自救”和支持行业复苏。

坚守:掘地三尺

和叶蒙雷聊天,很轻松,几乎感觉不出通常旅游人都会有的焦虑。大学学习会展专业出身的他从事旅游业多年,由于外语方面的优势,他一直在从事国际旅游业务,尤其主打的是欧美业务板块。但也正因如此,疫情来袭,首先被冲击到的就是他所在的国际业务板块。

“出境游和入境游原本是我主要的业务,但是疫情发生后,这两个板块的团队游已经停了很久。后来我们公司的很多业务开始聚焦到国内市场,再到本地市场,直到现在,本地市场也很难做。当然,防疫安全肯定是第一位的,我们所有的旅游业务必须是在此前提下的。”85后叶蒙雷正值壮年,总觉得还有很多劲儿得使出来,但是该怎么使是个问题。

疫情发生以来已经2年多,出境游和入境游团队业务也暂停了这么久,旅游市场的生意基本集中在国内板块,去年以来,国内游市场复苏明显,尤其是国内长线游一度有“小井喷”的趋势,一些沉浸式旅游项目开始被开发。然而疫情并未完全结束,各地反复的疫情使得市场的复苏呈曲线状态波动。直到上海本轮疫情发生,部分中高风险地区的本地游也受到了影响。

不少中小型旅游企业已经经历了洗牌,是去是留,既要看个人意愿,也更要看资金实力。

叶蒙雷的选择是留下。“我们企业实力还是雄厚的,这也给了我信心。当然业务肯定要调整,我就在想如何挖掘新的可行的业务来回笼一定的现金流。此时我们研究发现,虽然团队游很难做,但是散客的个人需求还是存在的,不如就深度服务这些客人。”叶蒙雷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目前他的业务主要集中在给海外客户办理商务服务、签证等。

家住上海的叶蒙雷现在每天早上9点起床,除了在线会议之外,他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在中午和凌晨时分进行业务。“因为要配合海外的时差,所以我最忙的就是晚上10点到凌晨2点。为海外的客户协助办理签证或其他相关手续、购买机票等。虽然现在没有团队客人,但依然有商务或探亲的国际客人,而且一些国际航线的机票价格等也都翻倍涨,虽然客人少了,可是客单价也翻倍了。就是业务比较繁琐,比如为了符合防疫安全,要协助客人填写一些相关表单,尤其是一些外国客人经常会搞错一些项目,我们就要帮助他们。目前直航的国际航班整体变少了,部分客人是通过转机抵达目的地,所以我们还要协助他们进行各个不同国家之间的防疫检测等。这些都是以前没有的业务。”叶蒙雷对第一财经记者描述。

此外,叶蒙雷还在留学、研学业务方面挖掘新契机。比如今年4月有一批留学生赴日本,之后的几个月内还会有赴欧美的留学生,这些都是叶蒙雷正在努力的业务。虽然比起往年,整体业绩有所下滑,但今年4月也有数百万元的营业额,对于叶蒙雷和他的部门而言,已经算是不错。第一财经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转向深度业务、研学或生活方式等业务去挖掘新收益,的确是留守在旅游一线的业者们在努力的。

开拓:未来商机

除了掘地三尺地挖掘现有商机,还有一批留守的旅游人在努力开发未来商机。

资深旅游人陈志明是叶蒙雷的同事,他目前是春秋旅游周边部总经理,入行22年的陈志明本身就是学旅游专业的“科班”人士,或许是因为对专业的执着,即便面对疫情,陈志明也从来没有想过转行。

上海实行封控以来,陈志明更加忙碌了。居家办公期间,他不是在开会,就是在做内部培训、在线营销。还有很多时候要顾及一些在线直播的业务。与叶蒙雷的国际业务不同,陈志明专注的是本地游和周边游市场,其实在本轮疫情发生之前,这个业务是旅游业复苏的重点板块,尤其是从去年开始推广的“建筑可阅读”,成为上海旅游业复苏的“代表作”。

“现在我大量的时间用在准备旅游资源方面,深度开发一些本地游产品,为未来市场做筹划。比如我们在推广的上海崇明玉海棠景区,位于崇明西部的三星镇,是崇明区‘一镇一花’之海棠花的天地,虽然现在大家不方便出门,但不代表我们就要停止推广。恰恰是现在,我们更应该做好产品设计,进行直播推广,给游客们进行‘种草’,让大家对一些优质的旅游项目有先行认知,那么之后我们启动预售就会有很有优势。”陈志明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同样想着做未来生意的还有上海莲花之旅旅行社有限公司(下称“莲花之旅”) 创始人苗延南,他比陈志明在预售业务上走得更快。

“我已经找到一些主播进行在线合作,通过直播等进行酒店、景区推广。我们知道目前人们出游不方便,但是可以通过优惠价格来售卖未来的旅游商品,比如预售门票,这相当于是销售‘旅游期货’。”苗延南对第一财经记者透露,他在今年4月销售了约300万元的“旅游期货”,尽管净利润不高,但这样的预售使自己的公司获得了一定现金流,有利于之后的业务运营。

并行:转向团购

在上海土生土长的李爱玲是旅游供应链服务平台匹匹扣旅游圈(下称“旅游圈”)CEO,从业21年的她看过了旅游行业多年的沉浮。

在旅游圈看来,旅游产业链中上下游分为三个环节,资源、运营与销售,其中最直接产生价值的是:优质资源与具有变现能力的渠道,而最能产生附加值的是运营环节。其实前、中、后这三部分都是协同的,三者缺一不可。经过李爱玲和合作伙伴的多年努力,旅游圈平台已发展了7万旅游顾问,累计过千万的游客人次。

本轮疫情发生后,李爱玲并未退出旅游行业,但她不同于其他坚守的业者,李爱玲在“两条腿走路”——保留旅游业务的同时,大力开拓团购业务,以此来补充公司的收入。

在李爱玲看来,2020年疫情开始,社区团购平台兴起一波,但当时社区团购生意快起快落,部分平台收缩、转型甚至关停。之前各家大厂的社群团购平台垂直经营,存在很多供应链问题和效率问题。“而2022年上海的本轮疫情中,起来了一波‘团长热‘,看上去似乎又兴起了社区团购的热度,但这次很大不同的是,主角并非大厂,而是居民们扮演了社群团购平台上的各个角色,用群接龙、快团团等平台工具,实现信息发布、关系链接、在线付货款、物流信息流转。社群团购,‘团长’的人设建立、‘团长’与团员的关系链接,逐渐形成社群效应。”李爱玲说。

曾经做了一段时间土特产销售业务的李爱玲,把旅游圈做了调整,变成了现在结合团购的模式。

“在上海像我这样的‘团长’非常多,我是供货‘团长’,还有一些赋闲在家的旅行社同业者属于帮卖‘团长’,像我们现在这个小区有100多个‘团长’,开团要向居委会报备。上海本轮疫情,我们的帮卖‘团长’从2000多人翻了一番,到目前4000多人,据我观察,大部分社群‘团长’的用户订阅数(沉淀的客户)也有了大幅提高,这张新的流量网络在疫情期间有一个快速成长。”李爱玲描述道。

现在宅家办公的李爱玲每天很是忙碌,除了要兼顾旅游在线业务和运营之外,她大部分的精力都在关注团购板块,今年4月,李爱玲整体的团购流水达到了数百万元。“但其实并没有什么利润。如果是纯团购生意,那是会留一些利润空间的,但封控期间给大家做团购,是为了保供应,基本就是平价进出,几乎没有什么利润。做团购的意义不在于纯利润,而在于积累了不少上下游资源以及客户流量,今后结合这些资源来开发旅游或相关业务是不错的。”李爱玲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转行:代购火爆

当然,也有不少中小型旅游企业的从业人员实在支撑不下去,选择了转行。根据第一财经记者近期大量的访谈发现,旅游人转行后有相当一部分人员会去从事保险销售业务,因为相对而言入行门槛不高,且都是吃“开口饭”,不少导游具有较好的沟通和推广能力。

李伟曾经是一家中型旅游企业的部门负责人,前些年在细分旅游板块打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于是与几位合伙人一起开设了独立的旅游企业,专营摄影采风类的主题旅游业务,生意一度不错。

“但是疫情发生后,这几年的生意每况愈下,企业运作是需要持续投入的,我们只是一家小企业,几个合伙人都是自己多年的积蓄在投入,烧钱烧不了多久。所以我们把公司结束了。从我的角度而言,也不想再回原来的旅游公司打工,于是就转行去了保险公司,也不说赚多少钱,但维持生活还是可以的。”李伟对第一财经记者如是说。

相对而言,张可岚的转行前后变化非常明显。张可岚2008年开始进入旅游行业,最初从旅行社的计调岗位做起,也经常带出境游团队去往欧洲,因此具有不错的海外资源。也因为业绩不错,自己也有创业的想法,于是在2016年,张可岚从旅行社出来,以类似“个体户”的形式发展业务——挂靠在某家旅行社,基本独立做业务。

随着出境团队游业务的暂停,张可岚开始寻找新的商机。“可能因为我在欧洲有不少资源,而且以前带团队出境游的时候也看到了太多游客具有很强的消费力,所以我就在想,旅游业务如果先放一放,是否可以把精力转向代购。”这么想着,张可岚开始联系资源,在海外找到合作伙伴进行货源的供应,而她此前在旅游业界的一些朋友也有转行的,于是她就将货品以“批发+零售”形式进行运作——部分货品批发卖给小商家,部分货品直接零售。

由于目前代购已经成为了张可岚的主业,为了让所有业务都规范化,她还成立了正规的企业,专营国际商品的生意,主要集中在化妆品和日用品,奢侈品相对较少。“我的公司规模不大,而奢侈品的前期货款要押下去很多,我也不够这么强的资金实力,所以我只做自己能力范围内的业务,保守和正规化经营。通过电商等渠道,如今也积累了不少客户。当然,上海封控期间,因为物流运力紧张,所以我们的很多单子暂时也难送,总体的绝对数据上会有一定的影响,但对我来说,从旅游业转型到代购业务还是找到了一条新的可持续经营的道路。做代购一年的营业流水可达3000万元,但利润不高,因为我给到B端的批发价都很低,即便是我直接销售给C端客户的市场价格也不高,主要是薄利多销,估计一年净利润也就几十万元。而且我也成立了公司运作,纳税和管理都是按照规定来的。”张可岚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根据记者访谈诸多旅游业者后了解到,类似张可岚这样转而做代购或者微商的旅游人不少,这些旅游人赋闲在家,运用本身的资源和销售技巧来另谋出路是一大选择,但业界提醒这类旅游人,转型无可厚非,但经营代购或微商必须注意风险控制与合法合规,一定要按照相关规定运作。

未来:逐步复苏

疫情已经持续了2年多,受疫情影响,今年的春季旅游市场暂未全面进入旺季。上海本轮疫情更是让部分本地游业务暂缓,但防疫安全肯定是第一位的。

此前,文旅部《关于抓好促进旅游业恢复发展纾困扶持政策贯彻落实的工作通知》(下称“通知”)是将之前14部委联合引发的纾困政策落细、落地、落实,立足于旅游企业尤其是中小旅游企业经营的实际困难,为稳定行业恢复发展基本盘有着重要作用。政策的进一步细化落实,更加提振了业界对行业恢复发展的信心,为市场主体注入财政、金融和产业政策支撑力。

同程研究院分析认为,受到疫情影响,国内部分旅游企业,尤其是中小微旅游企业在经营和发展中确实遇到了困难。本次“通知”从税费、金融、行政管理、政策宣导等多个方面,对纾困政策的落实和实施进行了要求,不仅解决了企业短期面临的资金难题,也有利于激发企业创新的内生动力,提升旅游企业抗风险能力,帮助旅游企业长期健康发展。

目前,携程、同程、途牛、去哪儿、春秋、驴妈妈、飞猪和马蜂窝等业者也在积极响应政府相关政策,在不断强化自身技术创新能力,实现自身发展的同时,帮助产业链合作伙伴渡过难关。同程方面表示,计划为机场、航司、景区、酒店、客运企业和目的地政府提供了定制化的解决方案,帮助行业伙伴实现数字化产业升级,同时打造了非遗旅游、红色旅游、短途周边游等主题IP,帮助国内旅游目的地推广其优势旅游资源,促进各地旅游发展。携程则表示会通过开拓乡村旅游、直播推广等方式来联动上下游业者一起推动市场复苏。

无论是留守还是转型,抑或是并行者,这些旅游人都在努力“自救”,也在支持行业复苏。

(文中李伟、张可岚均为化名)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乐琰

关键字

旅游疫情转型代购

相关阅读 端午旅游总预订量较清明高3成,跨省游回暖

跨省游加速升温、上海旅游业迎来复苏拐点、乡村民宿及特色酒店备受欢迎、微度假及露营持续走热成为今年端午旅游市场的主要亮点。

06-05 16:16 端午旅游回暖:长三角旅游复苏明显,本地游是主力

今年端午小长假,消费者预订景区仍以本地周边为主,本地周边的景区门票订单占比约达九成。

06-03 18:22 旅业利好:文旅部发布跨省旅游“熔断”机制通知,上海推出旅游业纾困12条

利好政策会给旅游企业未来发力市场,控制成本等带来好处。

05-31 18:48 文化和旅游部:科学精准实施跨省旅游“熔断”机制

跨省旅游“熔断”机制于2021年8月开始实施。

05-31 13:36 《上海市加快经济恢复和重振行动方案》发布,将惠及这些消费企业

在《上海市加快经济恢复和重振行动方案》中,对餐饮、零售、旅游、民航、公路水路铁路运输等5个特困行业,从4月起阶段性缓缴社会保险费单位缴纳部分。

复工复产进行时 05-29 19:15 一财最热

广告联系订阅中心法律声明关于我们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国家网信办举报中心上海互联网举报中心友情链接沪ICP备14015572号-2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80001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沪公安网备31010602000015号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意见反馈邮箱:yonghu@yicai.com 客服热线:400-606010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6060101转6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技术中心技术合作:直播合作:百视通

第一财经APP

第一财经日报微博

第一财经微信服务号

第一财经微信订阅号

第一财经VIP APP

点击关闭

易彩堂平台,易彩堂官网,易彩堂网址,易彩堂下载,易彩堂app,易彩堂开户,易彩堂投注,易彩堂购彩,易彩堂注册,易彩堂登录,易彩堂邀请码,易彩堂技巧,易彩堂手机版,易彩堂靠谱吗,易彩堂走势图,易彩堂开奖结果

Powered by 易彩堂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